后来,后来,后来就没有了后来~即便都是深秋的阳光,但肯定打落在了不同的办公室里,我幻想着有鼻息深处,依然可以闻到香樟树被秋雨淋湿的味道~再后来,做了一名教师,像那些年说的一样,并努力着,且不再那么不知深浅,不知所谓地向前慢慢遗失……

评论
热度(4)

© 繧彧·素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