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候,没时间,但是有把黑色原声木箱琴陪着,还有一只像加菲一样的猫在屋里散步,每个周末我都从沙坪坝上完班回南坪,天气放晴的一天,总会把洗干净的被单拿到楼下花园里晒晒,去教工食堂二楼打来米饭拿回做扬州炒饭,餐后便总要坐在那片灰色条纹的手工毯子上哼弹,来放松心情……很多年后有时间了,却只能是一把最初练习的入门器材~最要紧的是,再也唱出那些激烈的语调和妄想的词语,想说的只是,那样的日子再也不在了,也才明白很多事情一定是通过时间才能懂得和理解,很多经历只会越酿越沉,越久越珍贵,即使一去不复返……

评论(1)
热度(1)

© 繧彧·素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