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做到再好,那也是理所应该,因为你是男人,除了接受和承担,别无选择,这是责任也是义务!毕竟头上青天,脚下土地,主在造物是便有了善恶,美丑,错对……所有相对即为平衡,只有接受才能享有,不然那些相对被否定和被怀疑的存在让谁去承担?爱是否需要珍惜与接纳,或者对方没有义务成为必须,都是需要一种维度的推敲,即时间元素,可见人类的自私,是主在创造时便让其携带,我们怎敢揣测其利弊要害,所有奢望都是自己的设想的美好,一旦事与愿违岂不就要怨天尤人?当然随着年龄增长相信,苦难是生活的必须品甚至是一定要存在的确信不再值得怀疑,否则我们何谈幸福的由来,那么,接受事物携带的不好也当然成了必然,选择做出了决定的同时,又再有什么理由推翻自己的逻辑?否则为人的本源又有什么意义?有目标甚至梦想都是好的,至少这样的追求是成立的,成立了也就是妥协的另一种体现,为何还要指鹿为马、掩耳盗铃的自娱自恋,我们的确活在一种美好设定的生活中,只不过谁都不愿道破其中的假象,就好比结痂的伤疤又有谁提前揭开?更不愿做第一个特别的人,当然有部分人还是愿意接纳超越真实的存在,毕竟我们都是懦弱的,矛盾是要有的,否则我们拿什么自我追问和自我慰藉,忏悔是需要一种绝无疑问的畏怯,这样便能静心萌生善良,妒忌、狭隘、自私、以及最不可忽视的自以为是,也都成了堂堂正正、有持无恐的自爱自强,你相信时间的改变好像沧海一粟,沉下去就再也没了声响,爱,不是口里言辞的绚丽,不是肉体愉悦的感受,不是金钱买卖的成就,它存在的本身就是一种问题,并且无解,能做的但不仅仅只是飞蛾扑火~我想那样的一闪千年的光芒是少有的,后来便成了多数人的追寻,我常徘徊于庄周的境界不能自己,后来便生一念头,倒不如化蝶为一物活得简单,也将来有了孩子,有了血浓于水的贞烈,便不再纠结,感情上点滴之间的真诚,也无所谓爱的平衡,愿主饶恕我所有的枉论与痴语,如果,无关紧要的关系必然要存在,我又何苦如此痛苦,又无能为力,那些丢失的青春年华,也就飘散在远去的年华中吧……

评论
热度(3)

© 繧彧·素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