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禁忌和习惯~还是下意识在饭店前撤回了脚步,不逼迫自己,也不让别人尴尬~你的内心是不应辜负信仰给予的善良,所剩无多的坚持吧~生活的痛苦有时真的未必就是物质的匮乏和理想的悲哀~那种无法言释的无奈与无助也许只有当局者才知,这样的选择,是否有相应的回报,这已是个利益问题,讨论只能给自己更多烦恼~回避也只是暂时,就连觉得信任袒露的对象,也会妄论这种纽带利害的褒贬,可能,早就失去对相扶为伴的兴趣,只是玩味逃逸在自我认知的情感真空中追逐,那么究竟怎样?或该去怎样?真的是个极为痛苦的问题~是的,这是该要承认的~

评论

© 繧彧·素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