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眸一直流离在不断消失的车窗外,风景瞬间幻化影像,一针千秒仅存脑海,这是最好的景象却无法具象的体现,闭眼,绿红相间的画面随思想的细节愈加清晰,即使跳跃旋转,节韵却层层叠进,只可惜往往具象的表现丧失了最初的端倪,潜意识极力掩饰这糟糕的一切,却发现徒劳一片,举目见日却身在阴云,暗流沙沙好似门外踌躇的等待,多想做到不以修饰而自然为然,只迟疑自己解不开的是失落后的坚强与理想,已然不知还有多少微笑可以抵止不屑付出的酸楚与持恒,奢望懂得爱的权利和责任,可不小心,空调吹痛了咽喉,心存侥幸的挺到碛口,干热难耐,傍晚烟云赤红,扶墙沉思当初,幻想百年前动荡和繁华,不巧姻缘主命,吾乃尊道信经,誓奠家基志远宏志,不怠奸险,岂半途而弃,唯上下求索寻茂林修竹,驻阡陌轩合门庭清幽,不闻非言流语志在高远,通其路而愤愤但不存冰心,留后人而唯立高美儒士斯文,曾记否,土丘上信口的诺言,那不是少年的笑语,似看的确有些付出不得有毁心气,但心知道路阻长,谁不无恼数,磨砺岂有不食之苦,莫妄自命而薄,野草逢春韧不可催!能找到的理由只能是时间不够足已支撑改变,那何言变现?有时不见得会是好事寄望,可是汝妇那敢知?能印证所有能力与情感的实质,这种思考的错位不是有意使然,正因眼泪与流涕交错的让你脑袋打圈,最直接的那个问题,不再是单纯的复杂混乱,是愚昧的尽责和无谓的执着,另一个尽端,博来一把的欲念颤颤,也许云开日现,为何不能放下伦理,施展抱负而感叹年华流逝,蜷缩在晋中平原的土炕上,将所有的惜恨与无奈,奋力涂抹在三张白纸上,图像的显象,那只是他妈的一个謊言,连自我都能迷失的谎言,闷心不知,有天若远走,你要的质感究竟是本我纯粹,还是心中童话似的憧憬,若能选择如何坦然的离开,不知道是手腕上白色的细线,还是脑浆崩裂绚烂!唯记薄命且惜奋进!明日斋月,愿主赐悯,搭救~

评论
热度(2)

© 繧彧·素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