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我而安,尽情而终……


其实,最近都在思考,是尽情后才能静情?还是情静后便会情尽?人们都在努力劝说自己为自己而活,做自己,开心才是重要的。然而这并非无错,可是抛开精神自我后,我们基本的属性是社会自然人,那么,就想重新质问?生活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了?当然请不要把答案定义在狭义的功能基础上言辞,也不要用宗教信仰笼统概括,这都是偏执的,在艺术上,很认真的努力行走,却恍然明白,作品本身并不是艺术,就像贡布里希说:世上并无所谓的艺术,只有艺术家。那么艺术家是独立的存在,甚至是孤独的存在,从而好似能理解到了弘一法师的出世,那么在艺术家的身上社会自然人的属性也只是最基本的存在却不是唯一的形式,我想这是寻求的方向了。

评论
热度(2)

© 繧彧·素艺 | Powered by LOFTER